觀點人物:英超“聖徒”高繼勝

观点地产网

2017-08-16 00:59

  • 在高繼勝看來:“體育生态的價值,與企業價值、平台價值完全不同,若說有具象的價值,企業是百億級的,平台是千億級的,而生态是萬億級的。”

    觀點地産網 曆時11個月,高繼勝的英超“朝聖”之旅終于得償所願。

    2017年8月15日,外媒報道稱,地産大亨高繼勝正式敲定了南安普頓這家英超聯賽球隊的收購交易,成交價格為2億英鎊。

    從業績規模來看,在風雲際會的房地産行業裡,一度去地産化的萊茵達并不是一個會引人注目的企業,而其創始人高繼勝在一衆企業家裡很多時候也因低調而默默無聞。

    但此刻成為第二個入主英超球隊的中資企業,使萊茵達和高繼勝成為了行業關注的焦點,當然,在海外投資監管收緊之下,其中的原因或多或少也有幾分源于此刻的“不合時宜”。

    不過,這份“不合時宜”也使這位對自我定位遊離在“非常文人、非常商人”之間的商界學者,在體育小鎮的轉型道路上走得笃定而虔誠,畢竟南安普頓的收購案自去年10月份開始,已經曆經了一波三折的蹉跎過程。

    事實上,與最開始以萊茵體育上市平台參與競購不同的是,在這次收購中,完成交易的收購方已經變更為萊茵達控股實控人高繼勝和他女兒高靖娜。而兩名知情人士表示,在過去幾周裡,為了方便使用高繼勝家族在香港擁有的财富來出資,繞開中國對海外并購的限制,交易結構已被改變。

    英超“聖徒”

    回溯高繼勝的人生曆程,在過去65年裡,他做過七年武警,當過班長、領導,後來跨界做二清系統,再後來被派往日本進修兩年,回來一年不到創立了萊茵達,期間不乏傳奇的履曆。

    但高繼勝的“英超夢”卻要從一個看起來很不搭調的東西開始說起,那就是根深于其内心深處的“文學夢”。

    據高繼勝回憶,小時候他邏輯思維能力比較差,但勝在語文領悟能力不錯。因這優勢受到語文老師鼓勵,從四年級起就啟發他寫文章、投稿。

    “十二歲那年我寫的文章,投到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稿子登出來之後的那份榮譽是轟動全校的。”盡管已經過去多年,高繼勝在接受觀點地産新媒體訪談時提起往事依然顯得很開心。

    這份榮譽也鼓勵高繼勝繼續在文學的道路上前行,在四年級到六年級期間,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大概刊出了他創作的十多篇文章。

    或許正是這些來自校長的鼓勵,來自出版社的獎勵,來自小夥伴的羨慕,讓文學的種子在高繼勝心中深深紮根,而文學也一度成為其命運的改變者。

    據了解,在接下來長達十年的參軍生涯中,高繼勝因為喜歡寫作不僅在部隊裡寫過不少的通訊報道,而且安排去人民前線報做記者,最終人生軌迹因文學而發生轉折,成為部隊裡四萬人當中僅有的四個被送出去讀書的萬分之一。

    由此,高繼勝在上海師範大學體育系的學習中與體育結下了不解之緣,并邂逅了一場在高繼勝的描述中稱之為“人生曆史上非常輝煌的一筆,也是裁判生涯中非常輝煌的一筆”。

    在這場上海華東聯隊和西班牙籃球隊的比賽中,高繼勝的表現并不是全然完美的,但期間出現的一個小失誤,卻成就了對其而言影響一生至關重要的球賽裁判經曆。

    正如那句“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所說的,高繼勝記憶裡這些或偶然、或明悟的細節片段使其成為了現時的自己,在某種程度上也框定了萊茵達轉型的方向。

    高繼勝曾坦言:“我是學體育的,對體育有研究,也感興趣。”他指出,中國現在的城市人口大概是6950萬城市人口,大約四億平方米的空間,但體育空間少。

    在此情形下,萊茵達為實現“體育夢”,從2015年把“萊茵置業”改名為“萊茵體育”後将近兩年多時間裡,開始把房地産業從主業務上剝離出去,轉攻體育産業并緻力于打造自己的IP,同時通過“結合體育、文化、互聯網元素”構建體育生态圈和“2大核心體系”等戰略,深入挖掘體育盈利模式。

    構建體育生态圈

    在足球運動愛好者眼中,英超聯賽無疑是行業内的頂尖賽事,而創立于1885年綽号“聖徒”的南安普頓是英格蘭足球最早誕生的俱樂部之一,曾連續征戰于英格蘭頂級聯賽27年。

    而從2005年跌至英冠之後,南安普頓又于2008-2009賽季降至第三級聯賽英甲,但有資深體育專家就曾指出,經過多年發展,英超聯賽無論從全球轉播權開拓,還是商業開發、球迷培育、整體行銷等方面,都成為全球體育品牌的典範。

    單從營收角度來看,即使是英超降級球隊,每年也能從電視轉播、商業收入等方面獲得不少分成。因而對于高繼勝而言,收購南安普頓無疑是完成其打造體育生态圈的宏願最好标的。

    事實上,在高繼勝看來:“體育生态的價值,與企業價值、平台價值完全不同,若說有具象的價值,企業是百億級的,平台是千億級的,而生态是萬億級的。”

    高繼勝将上述願景分解為四個方向,首先是體育市場化,讓國家體育産業真正走向市場,尋找那之後的5-8萬億GDP空間;其次是網絡化,未來全球經濟對互聯網的依賴程度會越來越高;第三是體育證券化,體育産業真正要做大必須和資本市場結合;第四是體育國際化,中國當前體育産業化仍然處于香港的初級階段。

    據此,2015年9月,萊茵體育與黃山市政府合作建設國際戶外運動基地,首次涉足體育小鎮項目。其後,萊茵體育又分别于今年3月和4月相繼攬下杭州桐廬縣國際足球小鎮項目和蕭山浦陽的體育小鎮項目。

    一年多的時間,萊茵體育已與麗水市、彭州市等地方政府建立戰略合作,在全國20余座城市實現了體育業務布局,而這種把體育産業和房地産業進行有機嫁接做法又衍生出體育地産的概念。萊茵達的體育小鎮和黃山國際戶外運動基地正是典型案例。

    完成南安普頓的收購後,高繼勝将為其體育生态圈赢得一枚至關重要的大IP籌碼,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體育小鎮模式仍然不甚成熟之下,高繼勝能否完成其夢想仍然有待後市觀察。

    對此,中奧廣場管理集團董事長、中國運動休閑特色小鎮專家委員會成員吳振綿在2017博鳌論壇演講中就提出,從各地報上來的情況來看,目前體育小鎮還是不太成熟,而且對小鎮理解,對體育+、還是+體育的想法理解的都不透徹。

    “雖然目前國内提出要打造100個體育特色小鎮,但是現在是寬進窄出,‘進門容易畢業難’,體育特色小鎮是要體育+,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撰文:王州婷    

    審校:劉滿桃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産業地産

    體育産業

    觀點人物

    萊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