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人物:著名商人潘石屹的東成西就

观点地产网

2017-08-20 20:13

  • 他看起來不會模仿郭德綱的句式,自稱“非著名商業地産商”,相反,對于自己精緻的商人身份十分在意。

    觀點地産網 潘石屹略顯疲态。

    2017年8月18日下午2點,他像往常一樣安靜地走進會場面向深圳的聽衆。在此前一周,他經曆了“西裝”“短褲”與周圍人士完美錯搭的烏龍,這次穩妥起見,換上了一套深灰色西裝。

    他看起來不會模仿郭德綱的句式,自稱“非著名商業地産商”,相反,對于自己精緻的商人身份十分在意。他在現場公開吐槽:“我到香港才發現,沒有任何人認識我,問SOHO中國是幹什麼的,也不知道!”

    先在全國共享辦公市場調研一圈,後在杭州、南京舉行見面會,再返回北京召開城市拓展招标會,之後南下深圳、廣州,最後順道前往香港出席業績會。

    潘石屹剛來深圳才20多個小時。8月16日,他宣布鎖定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為共享空間SOHO3Q全國拓展的第一批城市,京滬是試點基地,杭甯因寫字樓空置率高,20多個小時前,他率隊到達深圳。

    這幾乎是SOHO中國自成立以來在深圳罕見的一次正式亮相,潘石屹有久遠的創業情結,近兩天走在30年前第一次下海到達的城市,他覺得“心情不能平靜”。

    2015年SOHO3Q謀求擴張時,SOHO中國曾決定首選深圳作為京滬以外第一站,并一度尋求與騰訊進行合作。隻不過後來出于“試驗階段”原因,轉而選擇了杭州。

    時間一長,或許潘石屹自己都快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他現在鮮有提及寫字樓散售模式,SOHO3Q初期的“衆包模式”,對重資産、買地蓋樓、輸出管理等話題也不主動展開。取而代之的是,他開始大談特談諸如此類話題:李開複的著作,時代的巨變,組織方式的變化,輕資産模式以及規模經濟。

    潘石屹近期甚至下令制作了若幹短視頻,分享他對時代變化的思考。在視頻中,他以知識之友的口吻敦敦告誡,人類社會變成了一個有機體,社會組織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一種網絡的、分布式的組織方式已經出現,還援引甘地的名言佐證相關判斷。

    在一番缜密分析後,視頻裡的他狡黠地抛出一個結論:“SOHO3Q,就是我們思考的答案。它是一個共享的平台,以一種自由靈活的方式……”

    在長達40余分鐘的互動交流環節,潘石屹不厭其煩向媒體傳遞SOHO3Q的信息,正如此前幾天在其它城市的的發言内容——

    “我們這個産品已經是比較成熟了。”

    “到深圳、廣州、南京、杭州開拓,底線之一是絕對不能虧本。”

    “十萬個(共享辦公)座位以下談競争沒有意義,規模做到三五十萬個才有。”

    “共享辦公空間需求量非常大,城市空置率高對3Q的發展不是壞事,反倒能降租金。”

    如果沒有出售寫字樓,SOHO中國或許會跟這個房地産行業的其他友商一樣,為寫字樓的銷售價格和租金回報率的漲跌興奮或焦慮,推出的共享辦公也隻是多元化進程中錦上添花的一環。

    過去五年,潘石屹對SOHO中國進行了三次戰略調整。

    第一次是2012年,SOHO中國宣布告别散售、轉型自持物業,潘石屹解釋原因是“銷售稅高,每年利潤一半以上都交了稅”。在早前散售大行其道的年代,精準鎖定購買力強勁的煤老闆為公司帶來了巨大的成功,這種戰略又讓人記住了他那句“煤炭和糧食是我們生命中最基本的要素”。

    第二次是2015年前後,SOHO中國重走銷售之路,陸續整售包括上海SOHO靜安廣場、SOHO海倫廣場等在内多個項目,加上今年最新宣布出售的3個項目,該公司在三年間共計出售6個項目,套現資金逾300億元。

    潘石屹曾以“一個純粹的商人”自居,他為出售資産做辯護稱,這是基于低買高賣的最基礎生意原則——即使賣掉的是紮哈·哈迪德的作品,和抛售資産逃跑沒丁點關系。一個月前,他還借萬達出售資産一事表達看法:

    “通過變賣資産降低負債率,房價還沒有跌呢,一旦房價下跌,高負債的公司會很難受。”

    不過,即便如此潘石屹仍無法消除外界給他貼上的“告别房地産”标簽。

    在深圳見面會上,再一次被問及出售資産時,他不得不回應:“你看租金回報率,無論是酒店、商場、住宅還是寫字樓,還不如中國銀行們的貸款利息高,這個帳怎麼算過來?”

    而在套現300多億元後,潘石屹表現出一副“手裡有糧,心裡不慌”的輕松表情。他在現場重申最新戰略調整的内容:SOHO中國以後不再拿地開發,并集中通過租賃寫字樓來發展3Q産品。

    他還對觀點地産新媒體表示,回流了大量現金後,第一件事就是還貸款,尤其是償還外币債務,做到外币負債為零;第二件事是在一二線城市開拓3Q的規模,但它是輕資産業務,“花不了這麼多錢”。

    但他還是忍不住吐槽這一次轉型帶來的落差:“尺度有時候算不過來,(以前)房地産算的都是幾億,現在(3Q算的)都是幾百萬,中間差了兩個零吧。”

    撰文:鐘凱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觀點人物

    SOHO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