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說 | 孫宏斌“逃離”樂視

观点地产网

2020-05-24 21:56

  • 随着樂視網的強制退市與舊樂視系人員的撤離,老孫攥在手中的兩個樂視平台正式交由融創系人員管理,“逃離樂視”的計劃就此告一個段落。

    觀點地産網 “在投資樂視之前,我這輩子已經沒什麼遺憾了。但在投資樂視之後,如果不把這個公司搞好,我這輩子就真的有遺憾了。”馳援樂視之初,孫宏斌曾如是說到。

    很可惜,老孫還是留下了遺憾。

    近日,深交所公告披露,因樂視網長期虧損,将對其股票予以摘牌,自6月5日起,樂視網股票交易進入退市整理期。

    随後,5月23日消息顯示,孫宏斌正式退出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退出前職務為董事。與此同時,張昭不再擔任樂視影業的董事長,倪澤望退任樂視影業董事,萬秀麗退任監事。而張昭與萬秀麗同為舊樂視的核心人員。

    從大手筆投資、看好“老賈”到哽咽落淚、“去賈躍亭化”,孫宏斌或許未曾想過,當年意氣風發踏足樂視的他竟在随後的兩三年時間裡黯然離去。

    随着樂視網的強制退市與舊樂視系人員的撤離,老孫攥在手中的兩個樂視平台正式交由融創系人員管理,“逃離樂視”的計劃就此告一個段落。

    馳援樂視

    老孫與老賈的故事要回溯至2016年。

    那一年,有關樂視的負面消息接踵而來。樂視資金鍊緊張,拖欠供應商款項,樂視汽車與手機等多個業務出現債務違約......随着賈躍亭的一封公開信,樂視資金危機正式爆發。

    随後,賈躍亭開始向身邊人求援。據悉,在危機爆發後不久,樂視獲得了賈躍亭長江商學院同學6億美元的資金支持,但這對樂視欠下的債務來說,無疑是杯水車薪。

    無可奈何的賈躍亭将觸角伸向了更廣闊的地産界。彼時,坊間傳聞碧桂園、雅居樂等多家地産開發商均與樂視有過接觸,并承諾為該公司提供資金。

    同年12月,樂視因資金問題計劃出售三裡屯世茂工三項目。在葛洲壩董事長何金剛的引薦下,孫宏斌與賈躍亭進行了第一次會面,經過6個小時的深聊,老孫與老賈從相識走到了相知。

    消息顯示,徹夜詳談後,孫宏斌立馬帶隊入駐樂視做盡職調查,期間,孫宏斌還借用了聯想與泛海入股樂視汽車前做盡職調查的團隊,并找來了審計師與律師。為了進一步了解樂視,孫宏斌甚至通過外圍渠道反複詢問“樂視值不值得”。

    顯然,老孫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2017年1月,随着融創的一紙公告,賈躍亭的“白衣騎士”公之于衆,老孫與老賈也開始了長達半年的蜜月期。

    在老孫眼中,老賈是個“特别稀有的擁有企業家精神的人”,而老賈則認為老孫真性情、仗義,又具有前瞻性與戰略性的眼光。

    随後的半年時間,雙方通過150億元的投資、董事會的改組展開更密切的合作。同年5月21日,賈躍亭辭任樂視網總經理職務,7月6日,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同時辭去董事會提名委員會委員等相關職務,退出董事會。

    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的半個月後,孫宏斌正式接任董事長一職。

    自此之後,關于孫宏斌争奪樂視控制權、融創與樂視股東之争的議論紛至沓來,雖然孫宏斌對外表示,“要控制權幹什麼?我很忙的。我取代不了老賈,我的特點是不幹别人的活”。

    逃離樂視

    事實上,相熟半年的兩個人很快就将各自“逃離”。

    退出董事會不久後,賈躍亭的資産遭到凍結,遠走美國,“下周回國”便成了老賈從未實現的口頭承諾。而孫宏斌在150億大手筆救援無望後,就開始琢磨着樂視資産的騰挪。

    或許,當孫宏斌含淚提及樂視投資一事時,這位久經商場的領導者就已想好了及時止損計劃。

    洗去“賈躍亭”的标簽,是孫宏斌“逃離”樂視的第一步。據觀點地産新媒體獲悉,2017年9月27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公司名稱将從“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新樂視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新樂視”。

    但“去賈躍亭化”的故事還在不斷上演。同年10月,新樂視組委會成立,融創代表劉淑青擔任委員會副主席;12月15日,劉淑青出任樂視網CEO兼總經理。

    次年,樂視緻新更名樂融緻新,樂視影業更名樂創文娛,賈躍亭的印記一點一點的被孫宏斌抹去。

    當去掉了一個舊标簽後,兩個平台很快也被貼上新的标簽。2018年9月,孫宏斌再次出手,以總共7.7億元的底價拍下樂視影業21.8122%股權和樂視緻新18.38%股權。拍賣完成後,融創成為上述兩個平台的第一大股東。

    随後,融創對旗下業務線進行調整,将樂視緻新、樂視影業,以及從王健林那裡收購回來的東方影都影視産業園整合起來,成立融創文化集團,并交由其子孫喆一打理。

    回過頭來,喪失兩個最優質資産後,樂視網已完全變成空殼。公告披露,2017年,樂視網錄得營收70.3億元,淨利潤虧損138.78億元。随後兩年,因樂視影業、樂視緻新出表後,該公司的營收大幅下降,2018年,該公司的營收僅為15.6億元,淨利潤虧損40.96億元。2019年,營收僅為2.54億元,淨利潤虧損112.8億元。

    三年連續虧損、最近一個年度的财務會計報告顯示年末經審計淨資産為負、最近兩個年度的财務會計報告均被注冊會計師出具否定或者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2020年5月14日,深交所表示将對樂視網股票摘牌。

    在“去賈躍亭化”和資産置出之後,樂視影業、樂視緻新的管理人員亦不斷調換,2019年6月25日,賈躍亭、鄧偉和吉曉慶從董事名單中移除,同時新增李宇浩和劉淑青;7月6日,張昭不再擔任樂視影業的法定代表人,汪蕾接替其位置,并成為公司經理。

    2020年5月21日,樂視影業的創立者張昭不再擔任董事長職位,汪蕾繼任;與此同時,原樂視老将萬秀麗退任監事,倪澤望退任樂視影業董事,新增李守宇、白冰擔任董事,趙輝任監事。

    随着樂視網退市,舊人出走,孫宏斌“逃離樂視”的計劃終于走到終點。

    但觀點地産新媒體注意到,在樂視系老将退出董事會的同時,孫宏斌亦卸任樂視影業董事一職。或許,經曆了三年的蟄伏與進退,老孫在這個戰場已全身而退。

    世說 | 鈎沉裡的商業筆記:你能看到多遠的過去,就能看到多遠的未來。

    撰文:龔麗欣    

    審校:劉滿桃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樂視

    融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