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人物 | “寂寞”潘浩然

观点地产网

2020-07-02 00:24

  • 與過去“起高樓”“宴賓客”的喧嚣相比,如今潘浩然所接過的擔子難免顯得有些“寂寞”。

    觀點地産網 早已當上福晟國際董事會主席的潘浩然,再次因為人事變動而走到聚光燈下。

    6月30日,福晟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執董兼行政總裁童文濤辭任,同時委任潘偉明之子潘浩然為公司行政總裁。

    地産行業經過多年沉浮,已經拼下一番基業的老一輩們漸漸淡出,二代們陸續登上舞台。不過,像小潘這樣先一步到位成為董事會主席,爾後再繼任公司行政總裁的卻并不多見。

    打江山固然艱難險阻頗多,但守江山同樣并非易事。對此,潘偉明父子或許有着很深的感觸。

    潘浩然去年9月從父親手中接過福晟國際時,潘氏家族仍擁有整個福晟集團。如無意外,已經向前“邁出一小步”的潘浩然,未來會從父親手中接過這個資産已達“千億級别”的企業。

    在那時的衆人眼中,福晟仍是計劃在2020年沖擊千億的房企。

    但僅僅過去不到一年時間,整個福晟集團便幾近易主,大量優質資産被并入“世茂福晟”這一新平台。

    潘偉明能夠留給潘浩然的“家産”,似乎就是福晟國際這個上市平台了。

    與過去“起高樓”“宴賓客”的喧嚣相比,如今潘浩然所接過的擔子難免顯得有些“寂寞”。

    福晟“同齡人”

    在當前衆多“地産二代”中,“90後”潘浩然算得上是比較年輕的接班者之一。從時間上看,潘浩然與福晟還是“同齡人”。

    潘浩然1991年出生,兩年後其父潘偉明辭去公職正式下海,并與哥哥潘偉文創建雲星集團,正式進入地産行業。

    2003年,已經曆經十年發展的雲星集團開始考慮走向省外,以便謀求更大的發展空間。不過,對于下一個落腳點,潘氏兩兄弟産生了分歧。

    未能達成一緻的兄弟二人最終“各奔東西”,哥哥帶着雲星向廣西方向進發,而弟弟潘偉明則是向東來到了福建。

    2004年,潘偉明夫婦進駐福州,正式成立福晟集團。這一年,潘浩然13歲。

    又一個十年過去,少年時期的潘浩然與福晟顯然難以産生太多交集。2013年6月,潘浩然取得暨南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次年,再獲英國錫菲大學财務及會計學碩士學位。

    在海外完成學業之後,潘浩然順理成章選擇進入福晟,這一年他23歲。

    雖然年輕,但潘浩然其實早早就進入到了管理層。在進入福晟頭幾年,一直擔任福晟國際若幹附屬公司的董事,主要負責協助董事會主席進行投資及融資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時候,潘浩然還擔任福晟集團的投資總監,同樣負責協助開展投融資工作。

    對于奉行“左手融資、右手拿地”打法,偏愛“高周轉”的福晟而言,融資端無疑是發展的重要保證,潘偉明對于兒子的曆練心思不言而喻。

    上陣父子兵,在潘浩然進入福晟并負責開展投融資工作後不久,潘偉明便開始組建起了那支業内有名的“飛虎隊”。該隊伍由300余人組成,潘偉明親自挂帥。這支隊伍最主要的任務便是開赴各地進行拿地并購。

    公開數據顯示,自2015年底至2017年底兩年時間,福晟共簽下了107個項目,總建築面積達5500萬平方米,項目貨值達到8100億元。

    手中“有糧”自然心裡不慌,一切看起來都頗為順利。高周轉模式下,唯一需要解決的無非資金問題。在2015年開始擴張的同一時期,福晟也開始了“借殼上市”之路。2017年底,福晟成功在香港資本市場反向收購佑威國際,後更名為福晟國際。

    或許是對潘浩然近三年來工作成績的認可,認為其有足夠的能力對接資本市場;又或者是為了讓兒子得到更多曆練。不管怎麼說,潘偉明顯然希望兒子接下來能夠在上市平台中繼續“深造”。

    能夠看到,早在2017年12月底之時,潘浩然就曾被委任為執行董事。不過其後不久,于2018年6月4日,潘浩然辭任執董。

    一年之後,潘浩然再獲委任為福晟國際執行董事,仍然負責投資及融資管理工作。

    潘浩然這一次回歸董事會,也是正式接掌福晟國際的之際。不過,當時福晟的現金流問題其實已經有所顯現。如今回頭看,潘偉明選擇把上市平台全權交給兒子,或許也有一絲“寂寞高樓”的意味。

    “寂寞”潘浩然

    潘浩然接手福晟國際的時候,福晟國際執行董事包括了童文濤、潘浩然、潘俊鋼、吳繼紅、吳洋、利錦榮及鄧國洪七人。

    其中,潘浩然、潘偉明的胞弟潘俊鋼、陳偉紅的弟媳吳繼紅均為潘氏家族中人。今年3月,潘俊鋼、吳繼紅均因工作調動原因辭任了執行董事職位,同時轉職至新平台“世茂福晟”。

    與此同時,希望投放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務的吳洋也選擇了離開福晟,加上這次離職的童文濤,潘浩然接手福晟國際時的“老班底”已所剩無幾。

    事實上,童文濤在福晟國際的任期并未屆滿。于2018年9月,童文濤接任福晟國際執行董事及行政總裁,合約期限自2018年9月20日起計為期三年,後繼續生效,直至任何一方向另一方發出三個月書面通知予以終止(毋須支付賠償)為止。

    離職的真實原因難以獲知,或許能夠确定的是,相比此前離開的潘俊鋼等三人,對于高度渴求資本的福晟國際而言,童文濤離職帶來的影響會更大。

    從履曆上看,童文濤在接任福晟國際行政總裁之前的20多年間,一直服務于中國建設銀行,并曾擔任中國建設銀行福建省分行多個部門高級職位及總經理、二級分行行長以及中國建設銀行總行授信審批部、資産管理業務中心副總經理。

    曾任中國建設銀行高級經濟分析師的童文濤,在銀行經營管理和投行資産管理業務方面擁有豐富的工作經驗。

    接手福晟國際至今,執董已經出走過半,仍然身在其中的潘浩然顯得有些“孤獨”。不僅如此,對于整個福晟集團而言,潘浩然所處的福晟國際同樣感到一絲“孤單”。

    完成借殼上市時公司管理層曾公開指出,福晟國際是一家獨立運作的公司,與福晟集團的發展規劃沒有關系,雙方業務保持獨立。

    與處于全盛時期的整個福晟集團相比,潘浩然的福晟國際毫無疑問隻是很小一部分。最初福晟集團注入上市平台的資産并不多,僅包括了位于長沙的六項處于不同發展階段的項目組合,體量不大,總建築面積約為143.97萬平方米。

    如今看來,雖然規模不大,福晟國際卻好在“獨立”。

    能夠看到的是,世茂與福晟集團的“合作”幾乎涉及到了後者旗下大部分業務,甚至連負責建築闆塊和物業闆塊的福建六建集團、福晟生活服務集團也同樣在被并購之列。

    從世茂福晟的領導架構看來,占據總裁、首席财務官等職位的世茂有着絕對話語權。

    因此,有人開玩笑稱,從繼承的财富值而言,相比起其他二代,潘浩然似乎隻是接手了一個“縮水版”的福晟。

    但雄關漫道,未來的福晟國際與潘浩然或許仍将能夠而今漫步從頭躍。

    觀點人物 | 我們關注的不僅僅是人物的故事,還有他和她的商業傳奇與沉浮。

    撰文:陸欣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人事

    福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