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說 | 足球春秋 宋衛平退出浙江綠城時

观点地产网

2020-09-10 23:44

  • 宋衛平的理想很美好,但現實是殘酷的,浙江綠城的表現顯然算不上優秀。

    觀點地産網 世間萬物來去終有時間,有相聚便會有别離。

    宋衛平與杭州綠城足球隊的淵源停留在了2020年9月4日,這一段跨越了22年的足球故事,最終還是随着宋衛平的退出畫上了句号。

    這一天,宋衛平透過浙江綠城教育投資管理公司及綠城控股集團将他所持有的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的50%股權悉數轉給了浙江省能源集團有限公司。

    股權轉讓後,宋衛平不再擔任董事職位,球隊的名稱也從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變更為了浙江能源綠城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從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總經理焦鳳波變成了綠城中國(上市公司)董事會主席張亞東。

    宋衛平沒有像一年前退任綠城中國聯席董事會主席那樣,在杭州玫瑰園酒店舉辦一場規模宏大的新聞發布會來“昭告天下”,這一次他選擇默默遠離自己深愛的足球。

    球迷與堅守

    宋衛平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球迷。

    如果說房地産是宋衛平的事業,那麼體育與足球就是他的愛好。

    宋衛平自稱在31歲之前,可以在足球場踢滿全場;他是以前班裡的體育委員,大學畢業後就被分配到了舟山黨校當曆史老師兼體育老師。

    1998年,宋衛平把這份愛好變成了一份事業,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成立了。

    當時綠城才剛剛成立了不過4年,宋衛平迫不及待想把自己通過事業獲得的收入投入到自己的愛好上,1000多萬的成立資金,對于當時的綠城來說并不是一項小投資。

    從1998年開始征戰青年隊聯賽,到後來的中乙時代,甲B時代,中甲時代,浙江綠城在成立的前9年,一直在中國足球的低等級聯賽活動。

    據不少球迷回憶,當時宋衛平會經常到綠城的主場觀戰助陣,甚至親自擔任領隊、教練等角色與球員交流戰術,宋衛平對于自己在足球方面的造詣很自信。

    2007年,浙江綠城成功沖超,敲開了中國足球超級聯賽的大門。有趣的是,胡葆森的河南建業也是在這年與宋衛平的綠城攜手沖超。

    這兩位開發商現在已經成為了中國足球的老資格,河南建業如今仍在中超摸爬滾打盡力保級之時,綠城早已掉入了次級聯賽。

    馬雲與資本

    宋衛平的理想很美好,但現實是殘酷的,浙江綠城的表現顯然算不上優秀。

    事實上,綠城2007年升入中超後,在2009年的中超聯賽中便排名第15,準備要降級(共16隻),但由于當時成都天誠和廣州醫藥因為假球問題被降級,浙江綠城也就保住了中超席位。

    從2009年開始的中國足壇打黑風暴給國内足球帶來了一股清流,綠城可以說也是這次打假行動中的客觀受益者,但假球給中國足壇帶來的傷害是難以磨滅。

    中國足球多年來的假球環境讓宋衛平深惡痛絕,相比起王健林的直接退出,宋衛平更希望能夠改變自己所熱愛的這項運動,他多次直接表示有綠城球員被收買,裁判員主動跟俱樂部伸手要錢等事件,他希望足球是幹淨的。

    不過,正是由于那一年的風暴,中國足球迎來了一個嶄新的時代,由恒大開啟的“金元足球”時代,這也改變了綠城接下來的足球軌迹。

    2010年,恒大接手了當時被勒令降級的廣州醫藥俱樂部,金元足球攻勢讓當時的俱樂部難以招架,許家印揮舞着手中的支票将國内最好的球員一個個簽下。

    宋衛平雖有心殺敵,但綠城中國捉襟見肘的财務狀況讓他無力跟進。

    2011年,那是綠城最黑暗的一段時光,破産傳聞喧嚣甚上,宋衛平說:“要如何找出一條活路,穿越寒冬。”

    在糧倉綠城中國都快發不出來糧的情況下,宋衛平依然維持着足球隊的正常運轉。最終,宋衛平等來了九龍倉的救命錢。

    在資金無法與同行媲美的現實下,宋衛平給浙江綠城選擇另外一條路“青訓”,現如今在中超賽場叱咤風雲的晉鵬翔、石柯、趙宇豪、鄒德海、張玉甯、童磊、嚴鼎皓等人都是出自綠城青訓。

    對于浙江綠城來說,改變的契機發生在2014年。

    中國首富馬雲要入股浙江綠城的消息不胫而走,當時宋衛平就說馬雲将以個人身份收購綠城的足球,但他強調了綠城的控制權,“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面,阿裡将隻占有49%的股份。”

    出身于杭州的馬雲并不算一位球迷,他是一位純粹的“商人”,相比于拯救低谷中的家鄉球隊,馬雲的興趣更多在于如何獲取更大的利潤,敏銳的商業嗅覺讓他選擇了已經處于亞洲巅峰的廣州恒大。

    不過,“杭州人”馬雲入股恒大這事一度惹得宋衛平十分惱火,指責馬雲“重利忘義,嫌貧愛富”。

    沒有了資本支持的浙江綠城,在堅持了兩年後,于2016年降入甲級聯賽(次級聯賽),結束了10年的中超征程。

    最終,在2017年,中交入股後的綠城中國向宋衛平收購了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的50%股權,代價為人民币約3.31億元。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在多年沖超失敗後,宋衛平決定完全退出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為此他找來了浙江省能源集團有限公司接手了他的股權。

    在這個金元時代,浙江綠城足球俱樂部和母公司綠城中國一樣,逐漸被落下。

    然而,不隻是綠城,在當今任何一個俱樂部,足球與資本都是密不可分的,缺少了資本的支持要獲得持續的好成績是天方夜譚,那些小球隊崛起的奇迹之所以被稱之為奇迹,因為不會一次又一次的發生。

    綠城中國在錯過了孫宏斌後,等來了國企中交;浙江綠城在錯過了馬雲後,等來了國企浙江能源集團,球迷也有理由對浙江綠城有了更高的期待,宋衛平或許也是這部分球迷中的其中一位。

    世說 | 鈎沉裡的商業筆記:你能看到多遠的過去,就能看到多遠的未來。

    撰文:李标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觀點人物

    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