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 | 華宇40億元小公募解渴

观点地产网

2020-09-16 22:53

  • 華宇2019年并未完成500億元的小目标,今年的業績則比去年更差,800億元的成績恐亦無法實現。

    觀點地産網 成立37年的華宇集團,近三年開啟對規模的追趕,然而“掉隊”太久,這一路顯得捉襟見肘。

    9月15日,華宇2020年第三期40億元的小公募公司債券獲上交所受理,其表示,募集資金全部用于償還即将回售或到期的公司債券,改善公司債務結構。

    今年以來,華宇已經發行了20華宇01、20華宇G1、20華宇02、20華宇G2共4筆債券,共計20億元。

    頻繁融資的背後,是華宇快速的跑馬圈地,是對“千億”的渴望。華宇地産集團總裁周德康在2019年3月的發布會上,公開披露華宇銷售目标:2019年達到500億元,2020年達到700-800億元,2021億元突破千億。

    在2020年債券半年度報告中,華宇再次表示,力争2022年實現總産值突破1000億元,總資産突破1000億元。

    不過,現實似乎不太理想。

    因為華宇公司債券2020年跟蹤評級報告顯示,2019年公司簽約銷售金額為434.01億元。

    根據2020年債券半年報,2020年半年度華宇實現營業收入44.64億元,同比下降10.96%;另據觀點指數1-8月房企銷售額榜單顯示,華宇前8月僅實現403.1億元的銷售總額。

    也就是說,華宇2019年并未完成500億元的小目标,今年的業績則比去年更差,800億元的成績恐亦無法實現。

    土儲不足與規模之困

    蔣業華1983年創建重慶華宇房地産開發公司,1995年正式成立重慶華宇集團。截至目前,蔣業華仍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達82.55%。

    重慶一直是華宇的大本營,2006年之前,華宇并未離開重慶。2006年,華宇進入成都,開始成渝兩地發展。

    彼時,華宇與金科、龍湖并稱“渝派三甲”。不過,相對于華宇的溫溫吞吞,龍湖和金科在2007年左右就開始沖出重慶,“北伐東進”。2009年,龍湖于香港上市;2011年,金科則于深交所上市。如今,這兩家房企都已是兩千億規模。

    2017年,華宇似乎想通了,正式走出西南,大舉布局全國。

    資料顯示,2017年,華宇一舉進入合肥、沈陽、長沙等10個城市,并與旭輝簽訂500億元的戰略合作協議,就重慶、成都、合肥、甯波、沈陽、長沙和無錫7城11個項目進行合作開發。

    2017年債券年度報告顯示,華宇全年實現簽約銷售額139.07億元,同比大增104%,進入百億規模。

    2018年,華宇新進入城市7個,城市布局累計達到21個,與金地、保利、萬科聯合開發項目,銷售金額翻番至278.88億元。

    2019年,華宇城市布局累計達到23個,繼續與金茂、新希望、雅居樂、首創、招商蛇口等房企合作開發,實現434.01億元的簽約銷售金額。

    截止2020年6月,華宇累計開發樓盤218個,在售項目65個,遍布重慶、成都、廣州、杭州、西安、武漢、合肥、長沙、鄭州、沈陽、蘇州、無錫、天津等25個城市及北美市場,開發規模2980萬平方米,商業運營面積逾200萬平方米。

    不過,從土地儲備來看,華宇想要實現千億規模,可謂難上加難。

    根據華宇公司債券2020年跟蹤評級報告,截至2019年底,華宇共擁有土地儲備計容建築面積289.91萬平方米,權益計容面積139.05萬平方米,主要分布在重慶、天津、南京、鄭州、甯波、杭州等重點二線城市,其中重慶土地儲備權益建築面積占59.79%。

    截至2019年底,華宇主要在售項目共計63個,剩余可售項目面積為566.83萬平方米,其中剩余可售住宅及商業面積354.76萬平方米,剩余可售貨值662.27億元。

    華宇在報告中直接表示:“相對于公司近年來的開發規模,公司土地儲備規模略顯不足,存在補庫存需求。”

    2020年,華宇繼續努力在一級市場拍地。根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不完全統計,截至9月7日,華宇2020年在全國多個城市共拿地11宗,投資金額達79.67億元。

    盈利下降與資金難題

    像很多規模不大的房企一樣,想盡快突破規模之困,與大房企合作開發是一條捷徑,這也是華宇選擇的路。

    根據華宇官網信息顯示,華宇目前已經與萬科、保利、招商、華潤、旭輝、龍湖、平安、大悅城控股、華僑城、新城、陽光城、雅居樂等45家地産集團進行戰略合作。

    但合作開發帶來的問題就是,往往增收不增利,數據好看了,但利潤空間收縮。

    根據華宇債券報告,華宇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分别為66.87億、103.54億、135.48億及44.64億,同比增長26.35%、54.85%、30.84%及-10.96%;淨利潤分别為為10.23億元、13.97億元、16.11億元及5.84億元,同比分别增長45.75%、36.33%、15.31%及7.49%。

    據此,期内,華宇銷售淨利率分别為15.39%、13.61%、11.99%及13.08%。可見,盡管規模在擴張,營收在增長,華宇的淨利潤增速下降了。甚至于,華宇2019年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首次下降22.15%至9.478億元,2020年上半年繼續同比下降22.1%至3.361億元。

    與此同時,華宇的總資産在逐年增長,但增速卻明顯下降。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華宇總資産分别為513.33億元、653.97億元、788.29億元及864.36億元,同比增長37.61%、27.39%、20.54%及9.65%。

    投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淨額持續為負,期内,數據分别為-18.93億元、-5.39億元、-8.01億元及-6.92億元。

    相對地,華宇有息負債總額增長較快,2017年至2019年分别為177.17億元、228.1億元及244.69億元。期内,合并報表資産負債率分别為64.64%、68.81%、69.35%及70.72%。

    體現在融資成本上,華宇2018年發行過一筆3000萬美元債,票面利率為4%,此前的境内債利率也多為6%,但2019年和2020年,華宇境内發債的票面利率已高達8.5%。

    随着盈利能力和資金造血能力下降,融資成本也在提升。此次大手筆發行40億元小公募,雖能解渴,但随之帶來的成本卻可能不小。

    解局 | 從局外到局内,觀察和解讀行業、企業與市場的真實一面。

    撰文:侯燕婷    

    審校:劉滿桃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