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貿區競争不是争相邀寵

观点地产网

2014-12-10 15:49

  • 各自貿區之間競争範圍無需設限,找到相對優勢,發揮相對優勢就能成功。各自貿區之間需要的競争,不能是向中央邀寵,而是在深化市場、在法治市場方面的深度競争。

    各自貿區之間競争範圍無需設限,找到相對優勢,發揮相對優勢就能成功。各自貿區之間需要的競争,不能是向中央邀寵,而是在深化市場、在法治市場方面的深度競争。

    葉檀 自貿區是撬動中國經濟市場化的杠杆,重要的是創造低成本貿易條件,提高交易效率。中國大陸周邊被自由貿易港、自貿區圍繞,中國建立自貿區是對自貿區時代、對改革深化的回應。

    目前自貿區大多沿襲産業園區等思維,從基礎設施、土地等方面着手,以基建帶動發展,自貿園區内容雷同,新興産業、高端制造業、高端服務業等,各自貿區并不真正吸引市場人士進入。

    12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自由貿易區建設進行第十九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發表了講話指出,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是我國新一輪對外開放的重要内容。黨的十七大把自由貿易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黨的十八大提出要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以周邊為基礎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标準自由貿易區網絡。

    中國經濟由政府主導,自貿區的頂層設計是政府的任務,但建立自貿區關鍵在于市場交易過程去政府化的理念,并且落實于遊戲規則。就象所有的改革一樣,劃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十分重要。

    無論是已獲得自貿區頭銜的上海,還是傳聞将要獲得自貿區頭銜的天津、廣東等地,填海造地蔚為成風。上海填海造田如火如荼,天津同樣如此,去年11月27日的天津濱海新區兩會上,天津市副市長、濱海新區區長宗國英在會上作了政府工作報告,報告提及2014年要将東疆港區轉型,當地為了承載天津由保稅港區向自由貿易港區的升級,已經計劃5年内投資500億-600億元繼續填海造地40平方公裡。

    大多數新區人氣不足,卻在填海造地,隻能說明當地地價已升,或者此前不恰當地把港區割碎了零售給各家企業,頂層設計存在嚴重問題。如今政府填海造港,先期投入的企業資金逐漸沉沒。

    自貿區概念拉動了房價、股價,隻有市場傳言新自貿區很快獲批,天津等概念股就一飛沖天,很可惜,實體經濟并不像股價、房價所展示的那麼火爆。投資者炒作概念,對于自貿區能否成功興趣不大。

    政府主導頂層設計,需要科學的規劃支持,完全可以将外包給市場化規劃公司,或者是相互之間有競争的規劃機構,而不是政府資金支持的某些機構。這些機構對市場冷熱并不敏感,由于長期與市場脫節,這些規劃常常天馬行空、不着邊際。他們在紙上畫出美妙藍圖,完成不顧執行成本與市場反響,當規劃推向市場時,基層政府與企業不知該如何入手。

    官方規劃的好處是,可以有快速管道便捷地獲得上級的規劃意志,從中央到市,也正因為如此,這些規劃因此常常成為上級規劃意志的反映,而不是市場需求的反映。

    具體的執行官員非常辛苦,一方面要規劃要讓各方滿意,另一方面要争取政策支持,對官方來說,這才是最關鍵的。

    并不奇怪,京滬沿線的城市都在争取設立高鐵站,自貿區或者争取獲得自貿區資格的城市官員,也希望得到發改委等審批,在本地建立高鐵、地鐵等軌道交通,以及高速公路等設施,在幾十平方公裡新開發區的荒郊野外建立高鐵站,不過是讓本地成為高鐵過道,短途而廉價的輕軌、巴士等才是需要考慮的重要,這些穿過開發區中心的短途公共交通,才能讓當地成為人流商流聚集地。

    各個地區的目标如此相似,說明各地區還沒有認清自己的核心競争力,政策也如撒胡椒面似的四處亂撒。

    以天津濱海新區為例,媒體披露稱該地将成為天津自貿區的組成部分,此地曾經因為新房衆多、人煙稀少而成為有名的鬼城。在天津自貿區的探索過程中将對實體經濟的市場準入方面有更進一步先行先試的突破。以合資企業為例,将通過對合資比例進一步放開吸引更多優秀外資企業進入;在行業上将對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給予更大的政策支持力度。相比北京、深圳等地,天津以大中型企業為主,中小企業并不樂于在此駐足。

    天津的優勢在于北方重要港口的地位,以及曾經繁榮的商業,目前在船舶航運等方面有些先行先試的經驗。沒有确切的證據,證明為什麼天津自貿區率先對合資企業比例進一步開放是開放的,天津強調融資租賃很奇怪,融資租賃與産業、物流業相關,如飛機、郵輪、挖掘機等大宗商品的融資租賃,從這個角度出發,中國各個航空航運中心都需要融資租賃服務。

    廣東自貿區規劃野心勃勃,去年9月,商務部駐深圳特派員辦事處網站披露,廣東自由貿易區的初步方案範圍拟包括廣州的南沙、深圳的前海、珠海的橫琴及廣州白雲空港,總面積可能超過1300平方公裡,是上海自貿區(28.78平方公裡)的40多倍。

    根據定位,廣東自貿區将是全球綜合航空樞紐,亞洲物流集散中心之一;以及粵港澳全面合作示範區,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等,這是個大香港的版本,香港的服務業擴展到廣東自貿區。

    香港與深圳的優勢是什麼?是不是把香港的航運中心北移,這并不靠譜,全球吞吐量第一大港是上海的洋山港。廣東自貿區在金融領域先行先試,無疑因為距離港澳特區的地理距離近,但在信息化時代,地理距離近不是個重要優勢,電子交易系統可以瞬間成交可怕的數字。

    廣東自貿區的真正優勢在于香港建立在法治基礎上的高端服務業,全球資源集散中心,而深圳是中國的金融中心、創新中心之一,内地前三十年的市場經濟成果集中體現在最新的移民城市深圳身上,深圳像坐燈塔,心懷理想的、有創業夢、希望成功的中國人,源源不斷來到這座城市,這座城市接納了創業者。現在,深圳需要什麼,才能二度崛起?重撿失去的理想,深圳的創業家之夢一度蒙塵,現在他們可以因為自貿區,獲得香港法治與服務的翅膀,繼續騰飛。

    12月4日,深圳前海管理局網站發布《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促進深港合作工作方案》稱,前海區域将進一步擴大對香港開放,在金融領域、與香港合作的路徑十分清晰,将向香港企業出讓不少于三分之一的土地,建立銀行、證券、保險、基金、跨境要素交易平台、供應鍊管理、信息服務、科技服務、專業服務及文化創意等香港服務業産業基地,試行“港人、港資、港服務”,為香港産業轉型升級和創新發展服務。現在,看北京的态度了。

    各自貿區之間競争範圍無需設限,找到相對優勢,發揮相對優勢就能成功。各自貿區之間需要的競争,不能是向中央邀寵,而是在深化市場、在法治市場方面的深度競争。

    葉檀 博士, 知名财經評論家、财經專欄作家

    撰文:葉檀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