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債去杠杆短期風險可能變大

观点地产网

2014-12-24 17:15

  • 财政部門在清理地方債,壓縮債務杠杆,逼迫地方政府回到守夜人的角色上。這是行政改革與金融改革的組成部分。

    财政部門在清理地方債,壓縮債務杠杆,逼迫地方政府回到守夜人的角色上。這是行政改革與金融改革的組成部分。

    葉檀 中國政府下決心清理地方債,整理地方債信用。

    《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中就明确,剝離融資平台公司政府融資職能。12月15日晚,基金業協會在其官網發布有關ABS業務備案的五份文件,随同下發的《資産證券化業務基礎資産負面清單指引(征求意見稿)》(下稱指引),對不适宜采用資産證券化業務形式、或者不符合資産證券化業務監管要求的基礎資産進行列明。

    新的負面清單或将政府類收入排除在ABS業務以外,根據指引規定,包括以地方政府為直接或間接債務人,或以地方融資平台公司為債務人的基礎資産不得開展ABS 業務。地方政府想方設法融資,或者不能發地方債就發城投債,城投債受控就進行證券化,現在,證券化之路堵死了。

    證券化之路有廣闊的前景,目前券商這一塊資管規模不大,因此對地方債會有一定影響,影響不大,但攔阻了未來的通道。從2005年至今,12月10日,券商通過資管發行165隻ABS産品,規模574.72億。2014年9月23日,WIND數據數據,全市場發行資産支持證券237隻,發行總規模2003.95億,比2003年全年增加8.78倍左右。而2013共發行29隻證監會ABS産品,規模74億,2014年初到12月3日,共發行98隻,規模271億,增長了3.67倍。

    資産證券化是擴大融資規模的捷徑,票據或者債券資産做成證券化産品,通過将風險與收益轉嫁給投資者,發行方可将基礎資産由資産負債表内轉化至表外,釋放更多的資本。

    目前地方總負債規模龐大,國家審計署于2013年8月至9月對政府性債務情況進行了全面審計,截至2013年6月底,全國各級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206988.65億元,負有擔保責任的債務29256.49億元,可能承擔一定救助責任的債務66504.56億元。

    最近,地方債發行受到一連串的打壓,目的就是為了縮短杠杆,扼制地方政府成為直接債務人。

    上周“14天甯債”因被撤銷政府債務資格,導緻延遲發行,12月15日,“14烏國投債”再次悲劇,兩者區别在于,“14天甯債”是在簿記建檔日之前被取消政府債務資格,而“14烏國投債”則是在簿記建檔完成之後,才被取消政府專項債務資格。國泰君安債券分析師徐寒飛指出,政府債務連續出現兩次短期時間内撤銷認定政府債務承諾函的原因,不排除是甄别認定程序方面的原因,地方财政部門單獨認定政府債務的程序不符合“351号文”要求。地方債認定标準混亂,地方政府單方認定、地方政府背書,現在已被打上大大的紅叉。

    可怕的是,現有的杠杆也會被縮短,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日前發布的《關于加強企業債券回購風險管理相關措施的通知》,對于納入地方政府一般債務與專項債務預算範圍的企業債券,繼續維持現行回購準入标準;對低于相關評級的已入庫企業債券,将分批分步壓縮清理出庫,如此一來,影響到萬億市場,資本貨币市場發生恐慌,場内交易結束後交易者還在四處找錢。

    地方債已經受到整肅。

    性質不清、借由城投公司名義出現的城投債,或者直接用地方債名義推向市場,或者直接成為公司債,不可能再有以公司債名義出現的準地方債。城投債起起落落,出現地方信用風險時,城投債一落千丈,當地方政府背書時,城投債有政府信用價格卻低于政府債,受到哄搶。現在,橋歸橋,路歸路,不再混在一起。

    其次,用PPP等方式,鼓勵民間資金直接進入項目,而不是用平台債的形式推向市場,政府就是政府,除非明确允許發行的地方債,平台債等被項目合作、股權合作替代。

    不難看出,财政部門在清理地方債,壓縮債務杠杆,逼迫地方政府回到守夜人的角色上。這是行政改革與金融改革的組成部分。

    葉檀 博士, 知名财經評論家、财經專欄作家

    撰文:葉檀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