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新克強經濟學”概念的精髓

观点地产网

2015-10-28 18:44

  • 區間管理,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定向調控,精準發力;簡政放權,擺正政府與市場、社會的關系,削減政府權力;結構調整,改善需求結構、優化産業結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劉水 “克強經濟學”是外資機構巴克萊資本公司于2013年6月底提出的概念,巴克萊所提的“克強經濟學”概念核心包含三個主要的構成部分:政府不推出刺激經濟的政策,而是通過逐步縮減國家主導的投資行為;去杠杆化,以大幅削減債務,降低借貸與産出比;推行結構改革,以短痛換取長期的可持續發展。

    其一,“政府不推出經濟刺激的政策”是明顯違背主流宏觀經濟學基本理論的。宏觀經濟表現是有明顯周期性的,一個周期分為複蘇、繁榮、衰退和蕭條四個階段,為了熨平經濟周期,減少經濟周期性波動對經濟發展的沖擊,需要政府适時出台政策措施對經濟進行反周期調控,比如經濟高度繁榮的時候采取一些緊縮的政策措施,經濟衰退的時候采取一些刺激性的政策措施。政府推不推出經濟刺激的政策,是政府視宏觀經濟變化情況而定的,是相機抉擇,沒有“推出”或“不推出”的定論,因此,是違背主流經濟學理論的。

    其二,“政府不推出經濟刺激的政策”也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今年以來,為緩解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央行已經進行了5次降息、5次降準,實際執行穩中偏松的貨币政策。房地産方面,國開行提供萬億資金,加強棚戶區改造建設,多地推出降低首付比例、提高公積金貸款額度等措施,支持住房消費。交通方面,上半年,國家發改委批複的城市軌道交通建設項目已達到8個,全年全國城市軌道交通總投資将完成3000億元,超過去年水平 。其他,如加快發展體育産業、加強城市地下管廊建設等。這些政策縱然不必2009年“四萬億”刺激政策力度大,但也是切切實實的經濟刺激政策。

    總之,巴克萊“克強經濟學”概念即違背經濟學理論,又不符合實際,内容是片面的,不是“克強經濟思想”的精髓。

    “新克強經濟學”概念的精髓是“區間管理”、“定向調控”、“簡政放權”和“結構調整”。

    本屆政府上任以來,推出了一些新的、有特色的宏觀經濟調控思路方法,為區别于巴克萊“克強經濟學”概念,本文提出“新克強經濟學”。

    “新克強經濟學”的精髓是:區間管理,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定向調控,精準發力;簡政放權,擺正政府與市場、社會的關系,削減政府權力;結構調整,改善需求結構、優化産業結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區間管理是新一屆政府宏觀調控新思路,李克強總理多次提到區間管理。2013年7月16日,李克強總理在召開的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負責人座談會上表示,宏觀調控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經濟大起大落,使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其“下限”就是穩增長、保就業,“上限”就是防範通貨膨脹。這是李克強總理首次提出區間管理的理念。李克強總理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保持經濟運行處在合理區間,完善宏觀調控政策框架,守住穩增長、保就業的下限和防通脹的上限。如果突破底線,中國政府不會坐視不理;沒有突破底線,就要抓緊調結構、促改革。2015年3月,李克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說:“我們的目标是把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不僅要實現7%左右的增長率,而且要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居民收入不斷增長,環境有所改善”。2015年7月舉行的經濟形勢座談會上,總理指出:“确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增長、物價、就業、收入、環保多重目标協調發展。”

    在2014年6月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指出“創新宏觀調控方式,精準發力、定向調控,多措并舉支持實體經濟”。2014年7月,李克強總理在一場經濟形勢座談會上首次闡釋了“定向調控”的理念。他說,必須堅持在區間調控的基礎上,注重實施定向調控。也就是保持定力、有所作為、統籌施策、精準發力,在調控上不搞“大水漫灌”,而是抓住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更多依靠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的力量,有針對性地實施“噴灌”、“滴灌”。從2014年4月至今,有8次常務會議先後研究擴大小微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實施範圍,加快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有關政策落實,部署推進棚戶區改造,加快鐵路建設,打造長江經濟帶,推進城市基礎設施和重大水利工程等建設。不難發現,“定向調控”的兩個方向,一是對小微企業、“三農”等市場主體“減負”,釋放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的活力;二是支持公共産品、公共服務建設,拉動投資。這兩個方向,正是李克強總理為中國經濟長期保持中高速發展确定的“雙引擎”。随着市場機制的成熟和完善,宏觀調控水平要求的提高,“定向調控”是宏觀調控藝術性的要求和體現。

    2013年3月,李克強就任總理第一次答記者問就說,現在國務院各部門行政審批事項還有1700多項,本屆政府下決心要再削減三分之一以上。市場能辦的,多放給市場。社會可以做好的,就交給社會。政府管住、管好它應該管的事。簡政放權,是新一屆政府公開場合講話、文稿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個詞,其重點在于轉變政府職能,擺正政府與市場、社會關系,削減政府權力,而實際進行削減的是行政審批權。2014年,國務院各部門全年取消和下放246項行政審批事項,取消評比達标表彰項目29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149項,再次修訂投資項目核準目錄,大幅縮減核準範圍。2015年5月,國務院批準發布《2015年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轉變政府職能工作方案》,國務院把簡政放權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轉變政府職能的“當頭炮”。簡政放權,也是是對“十八大精神”“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貫徹落實,也是進一步深化改革的必然要求。

    《十八大報告》指出,“要推進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這是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必須以改善需求結構、優化産業結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推進城鎮化為重點,着力解決制約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大結構性問題。”2013年6月,國務院專門召開會議,研究部署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政策措施。2014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主動适應經濟發展新常态,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把轉方式調結構放到更加重要位置。

    總之,“區間管理”、“定向調控”、“簡政放權”和“結構調整”,這些詞匯頻繁出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國務院常務會議”、《政府工作報告》等重要會議、文件上,貫穿重大經濟政策當中,理所當然是“新克強經濟學”的精髓。

    區間管理是新一屆政府宏觀調控新思路,定向調控是經濟管理中區間管理的靈活補充,是經濟管理的手術刀,精準、快捷的醫治經濟系統中不良部分。區間管理是“靜”,保持定力,定向調控、簡政放權是“動”,是手段方法,三者有機結合,都是為結構調整作鋪墊,三者相結合能更好的促進經濟結構調整,進而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隻要區間管理、定向調控、簡政放權真正貫徹落實,做到“動”“靜”相宜,結構調整就能會取得明顯成效,就能為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儲備更多動能。

    劉水 房通網房地産研究中心總監

    撰文:劉水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政策與市

    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