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改增”收官為何被推遲?

观点地产网

2015-12-30 17:42

  • 不管有多大困難,2016年打響“營改增”收官戰仍會是大概率事件。

    2015年即将過去,原計劃于今年底前完成的“營改增”稅制改革顯然要被延遲了。

    始于2012年1月的“營改增”重大稅制改革推行至今已有4年,先是在部分現代服務業和交通運輸業中試點,然後于2014年擴圍至鐵路運輸和郵電通信業,剩下的生活服務業、建築業、房地産業和金融業四個行業原計劃于2015年的8月實現行業全覆蓋。

    但時至今日,“營改增”的收官之戰并未按期打響,這就意味着随後的增值稅稅率調整、增值稅中央和地方分配體制、增值稅立法等配套改革都會被順延。被賦予中國“結構性減稅”重頭戲的“營改增”改革初期十分順利,後期卻進展緩慢,背後原因何在?

    首先,估計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政府财政收入增速放緩超預期。“營改增”之所以被市場寄予厚望,就在于其能打通增值稅的抵扣鍊條,促進社會分工,同時實現全行業的整體性減稅效應。據測算,現在已有“營改增”試點企業一年減稅規模大概在2000億,剩下的四個行業如果都納入“營改增”範圍,減稅規模一年還會增加2500億左右。

    但是,2015年的财政收入增速,特别是地方财政收入增速的超預期下滑顯然動搖了政府的減稅決心。财政部剛剛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1-11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口徑增長5.7%,比去年同期下降1.3個百分點,地方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口徑增長5.2%,比去年同期下降4.3個百分點。

    營業稅都是地方收入,改征增值稅後所有收入仍暫時歸地方,也就是說,如果将剩下的四個行業都改征增值稅,那麼多出來的2500億減稅都得由地方來承擔。在經濟增速破七、積極财政政策穩增長需繼續、地方還沒有找到新的穩定稅源的諸多因素制約下,“營改增”全覆蓋給地方政府帶來的額外财政壓力,中央肯定不得不慎重考慮。

    其次,相比已經納入“營改增”試點的行業而言,上述四大行業具有比較特殊的複雜性。餐飲、建築和房地産業的共性問題是難有進項抵扣。餐館從農貿市場采購的各類蔬菜和調味品,建築和房地産業需要的大量勞務、沙石、配件原材料都難以拿到進項增值稅票。土地費用和拆遷費用是房地産開發的最大成本,政府和被拆遷的老百姓也不可能提供可供抵扣的增值稅票。

    另外,房地産的開發周期很長,征收營業稅時以房産銷售為準,時間好劃分稅款也容易計算,而要征增值稅的話,抵扣從什麼時候開始算起呢?“營改增”實施之前的進項如何抵扣?這些都是待解決的難題。金融業就更複雜,銀行、保險、信托、投資、證券等等,各個金融細分領域的經營模式千差萬别,業務構成複雜,進項抵扣難以一一确認。而且,金融業的計算機系統十分龐大複雜,“營改增”需要對計算機系統進行升級改造,這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時間。

    最後的原因有可能是基于國地稅征收機關工作量平衡的考慮。“營改增”完成後,國稅局的工作量會驟增,而地稅局的工作量會相應減少。平衡的辦法是人随業務走,把一部分人從地稅局劃到國稅局,但這顯然不是中央層面的長遠打算。稅制改革的頂層設計是國地稅系統開展合作而不是合并,因為下一步的稅改将是個人所得稅、房地産稅、環境保護稅和消費稅,這些都是地方稅種。因此,從稍長遠的時間看,地稅局并不是沒有活幹。“營改增”被推遲,個稅改革被加速,正好可以尋求國地稅機關工作量上的平衡。

    但是,不管有多大困難,2016年打響“營改增”收官戰仍會是大概率事件。赤字率提高到3%,宏觀調控大方向由刺激需求轉向供給側改革,都為“營改增”繼續推進奠定了基礎。而且,還可以做以下兩個預判:第一,與以往“營改增”試點不同,“營改增”最後的收官戰一定會提前幾個月發布公告,因為要為企業留有一定的準備時間;第二,個人所得稅、消費稅改革,以及增值稅稅率調整工作會在2016年提速,目的是為了配合“營改增”收官戰。

    撰文:陳金保 趙曉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政策與市

    營改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