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第三季:管理層轉股與虧損,它正成為一家合夥人公司

观点地产网

2021-11-09 23:16

  • 在市場下行與行業不明朗的背景下,這家“合夥人公司”前路幾何?

    觀點地産網 裁員、虧損、轉股、市值暴跌……上市一年來,貝殼給資本講的故事似乎還不夠動聽。

    11月8日,貝殼找房公告披露2021年三季度财報,期内實現營業收入181億元,同比下降11.9%;錄得淨虧損17.66億元,經調整後淨虧損為8.88億元。

    三季度,貝殼找房實現成交額(GTV)為8307億元,同比下降20.9%。

    營收、利潤與交易額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有人将此歸結于行業,有人歸結于市場。

    當然,也有人将貝殼一繫列的變動,看做是公司内部各方權利“博弈”的結果。

    畢竟,自創始人和永遠的榮譽董事長左晖離去後,貝殼投票權去留,始終是業内探讨的焦點。

    在公布業績當天,貝殼召開了臨時股東大會,公司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彭永東與執行董事與單一剛所持股票由A類普通股轉換為B類普通股,有超級投票權。

    或許此番變動過後,以彭永東、單一剛為代表的管理層正式接棒貝殼,但在市場下行與行業不明朗的背景下,這家“合夥人公司”前路幾何?

    權利交接

    今年5月,貝殼找房靈魂人物左晖離世,市場擔憂這家中介巨頭的發展航向之余,有關左晖擁有的投票權如何安排,同樣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獲悉,貝殼作為美股上市公司,與阿里巴巴一樣,實行AB股制度,即同股不同權。其中,A類普通股和B類普通股均享有收益權,但每股A類普通股擁有1票投票權,而每股B類普通股則擁有10票投票權。

    據貝殼此前向美國SEC遞交的文件,截至2021年2月28日,左晖持有81.1%投票權,包括A類股投票權4.4%,B類股投票權76.7%;彭永東持有1%投票權;單一剛持有0.4%投票權。

    而其他的機構投資者,如騰訊、軟銀、高瓴資本,投票權比例分别為3.6%、2.2%、1.5%。

    無論是持股比例還是投票權,左晖都擁有相當大的比重,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左晖掌握着貝殼絕對的話語權。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5月24日,左晖離世訃告發布的第四天,貝殼公告稱,彭永東接任董事長一職,公司管理層、左晖家族信托承諾一年内不出售股份。

    将董事長職位傳給彭永東,或許源于其與左晖深厚的信任與理解,但這一舉措更大的意義,或許是為了穩住内部和管理層,以免造成企業更大的波動,同時,也是為了給市場提供足夠的信心。

    但不可否認的是,即便彭永東獲任董事長職務,但其持股情況、投票權仍在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之後,對貝殼的掌控與管理或許“徒有虛名”。

    資料顯示,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是左晖在上市前設立的信托,受益人為其家人,以及部分高管團隊,擁有885,301,280股B類普通股,直接擁有76.7%的投票權。

    兩個月後,貝殼再度公告表示,左晖家族信托公計劃授權百彙合夥企業行使其持有的全部B類普通股的代理投票權,而百彙合夥企業現由彭永東和單一剛組成。

    投票權委托彭永東、單一剛等管理層,能夠讓管理層有更多的權責,能夠實現公司的穩定發展。

    自此,彭永東的投票權從原來的1%上升到接近80%。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時間來到11月8日早間,貝殼找房在北京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在這場被視為“特定投票股别”的類别股股東會議上,表決通過了兩項特别決議。

    其一,貝殼找房将将公司現行的組織章程大綱和章程細則修改並重述為公司第五次修改及重述的組織章程大綱和章程細則;其二,彭永東和單一剛所持有的A類普通股轉化為B類超級投票權。

    即彭永東通過Ever Ori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持有的110,116,275股A類普通股和單一剛通過Clover Rich Limited持有的47,777,775股A類普通股會以1:1的比例置換為B類普通股。

    與此同時,在上述提案決議生效前,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将其持有的157,894,050股B類普通股以1:1的比例轉換為A類普通股。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一來一往,貝殼找房已發行及流通在外的B類普通股總數維持不變,但彭永東持有股份變更為110,116,275股B類普通股,直接投票權由1.0%變更為9.5%,而單一剛的直接投票權也從0.4%變更為4.1%。

    左晖家族則從885,301,280股B類普通股,轉換成如今的157,894,050股A類普通股及727,407,230股B類普通股,投票權也從原來的76.7%變更為64.4%。

    如此看來,由彭永東直接、間接支配的投票權達到78%,而左晖家族仍舊擁有其所持A、B類普通股的收益權。

    如果說此前委托投票權是貝殼各方權利博弈與過渡的階段,那麼,此次變動則意味着,以彭永東為核心的管理層,真正意義上接管了貝殼,而貝殼逐漸往“合夥企業”的方向前進。

    業績拷問

    管理層權責不明、行業遇冷……在2021年第三季度,貝殼找房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難題,在此情況下,該公司業績亦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數據顯示,三季度,貝殼找房實現營收約181億元,同比下降11.9%,環比下降25.2%。期内,公司淨虧損為17.66億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淨利潤為人民币7500萬元,經調整後淨虧損為人民币8.88億元。

    另外,第三季度貝殼找房實現成交額8307億元,同比下降20.9%。其中,存量房交易GTV為人民币3782億元,同比下降34.3%;新房交易GTV同比下降2.5%;新興及其他服務GTV為人民币423億,同比下降20.4%。

    “在過去的這個季度,新房、存量房及土地市場全方位‘速凍’,整個房産交易和經紀服務行業,包括我們,都面臨了一繫列挑戰。”彭永東在11月9日的電話會議中如是說道。

    “第三季度,包括限購、限貸、限售、限價、限拍、限降、限融、限付等調控政策,和近期開發商流動性危機等一繫列因素影響下,一線城市和大部分二線城市的二手房成交量出現大幅度下滑。”

    在他看來,業績下滑主要源于調控政策影響、開發商流動性危機以及行業下行壓力,有數據統計,第三季度全國二手市場GTV同比下降41.6%,新房市場GTV同比下降14.1%。

    或許貝殼二手房、新房交易下降幅度整體小于市場水平,但依舊面臨挑戰。

    據了解,市場下行中,中介行業生态開始惡化,貝殼的門店也不可避免收到影響。在貝殼所有門店當中,過去12個月GTV超過5000萬溫飽線的門店數量在第三季度環比下降3.3%,占總門店數量的33.7%。

    此外,10月中旬,網傳貝殼找房上海研發團隊全員被優化,裁員補償為“N+3”的傳聞。随後貝殼找房回應稱,今年以來,行業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公司據此對上海地區金融等部分業務進行調整。

    事實上,自2017年起,國家對于互聯網金融管控趨嚴,在行業下行及政策環境趨嚴時,貝殼金融業務經營模式将備受考驗,加之今年以來,該公司開始推進家裝業務,或許這也是其進行人員裁撤的重要原因。

    “第三季度,自營業務被窩家裝和我們拟並購的聖都家裝的業務均穩步推進。”彭永東還提到:“在這一輪調整中,我們在加速思考貝殼在發展商業的同時,能為社會創造的更多價值是什麼,承擔的社會責任是什麼”。

    與此同時,貝殼找房上市一年時間,股價和市值均出現了較大跌幅。

    去年8月13日,貝殼找房正式在紐交所上市,發行價為每股20美元,開盤首日上漲87.2%,市值422億美元,趕超彼時的恒大,接近萬科。

    同年11月,該公司股價錄得79.40美元/股,市值達到945.65億美元,這是貝殼找房迄今為止最高光的時刻。

    如今,該公司股價一路下挫,直至11月9日收盤,股價僅為17.92港元/股,市值僅剩213.41億美元,一年時間蒸發700余億美元。

    據此前消息,6月1日至10月28日(紐約時間)期間,融創中國累計出售約1863.9萬股貝殼美國存托股票,相當于約5591.7萬股貝殼A類普通股,總代價約為5.54億美元(人民币約35.4億元)。

    此次減持亦為融創中國帶來了27.2億元的稅前虧損,關于出售原因,融創中國僅表示是按計劃收回财務投資,優化集團資産結構。

    上市一年多時間以來,貝殼找房股價下跌、估值回歸原點、地産政策調控、創始人左晖離世……如今,公司管理層權責進一步明晰,擁有更多控制權的彭永東,能否帶領貝殼走出陰霾,仍需時間給出答案。

    撰文:龔麗欣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

    業績

    中介代理

    貝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