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平:逆周期調節政策需要更大力度更具針對性

观点网

2020-05-08 16:50

  • 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壓力,宏觀政策逆向調節需要在加大力度的同時,進一步加強針對性,關注中小微企業在疫情防控期間遇到的實際困難。

    連平 5月6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支持複工複産和助企纾困政策措施落實情況匯報,推出和進一步完善相關政策,加大穩企業保就業力度。

    此前于4月17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今年一季度極不尋常,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會議強調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必須充分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确定性,切實增強緊迫感,抓實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

    當前,如何應對疫情帶來的沖擊,盡快恢複經濟社會秩序,受到全社會普遍關注。日前,有媒體就相關問題專訪了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連平表示,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壓力,宏觀政策逆向調節需要在加大力度的同時,進一步加強針對性,關注中小微企業在疫情防控期間遇到的實際困難。

    媒體提問:疫情發生以來,經濟社會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沖擊,各級政府也出台了一繫列穩增長、穩預期的政策。而随着國際疫情發展,中國面臨新的壓力。在此前一繫列穩經濟政策基礎上,我們應如何實現迫在眉睫的“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産業鍊供應鍊穩定、保基層運轉”的目標?

    連平: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壓力,為避免經濟運行出現大幅度回落,在已出台的政策基礎上,财政政策應進一步加大擴張力度。中國财政良好的狀況在全球位居前列,政府債務率不高,只有不到60%,低于國際警戒線;而美國、歐洲大部分國家已達到100%以上,日本更是在200%以上。中央和地方仍有大量閑置資金可以運用。

    2019年末,财政性存款和機關團體存款達到約35萬億元,占銀行業存款的比重約達15%,為歷史最高水平。如果能調動其中的10%,就是2019年地方政府專項債的250%,是一筆十分可觀的财務資源。除此,中國政府還擁有股份和土地等其他形式的資源,因此中國有能力承受财政的進一步擴張。未來财政要繼續支持投資,包括新型和傳統的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以及支持消費;2019年推出的減稅降費舉措要繼續落地,而且還要進一步有針對性地推出一些新的減稅降費措施。

    具體來說,财政政策還可以進一步在這麼幾個方面發力:一是可以考慮計劃的預算财政赤字從2.8%提升一定的百分比。二是發行疫情特别國債,通過建立疫情中小企業纾困基金、貧困補貼與消費啟動基金專門用于疫情沖擊的主體救助,同時充實政策性銀行的資本金。三是擴大地方專項債規模。四是繼續挖掘财政性的、趴在賬上的資金,發揮好閑散資金的作用。五是财政将運用定向減稅、發放補貼、貼息等方式支持民營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等微觀主體,防止出現大面積的企業倒閉和失業。

    媒體提問:有人擔心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可能會演變為“大水漫灌”。您認為該如何避免政策的“短刺激”留下中長期後遺症呢?

    連平: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着來自多方面的壓力:疫情幾乎使經濟一度陷入“停擺”;同時,中國經濟又處于轉型陣痛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向着深水區推進,這就使得擴大需求、穩增長、穩就業的舉措非常有必要,我們要找到準确的抓手。

    例如,“新基建”聚焦點在于科技創新,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領域以及新型城鎮化,包括公共衛生服務、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等新興領域,就是一個有力抓手。但要在實施過程中避免重走“四萬億”刺激老路,應該從三個層面入手。

    一是注重“新基建”引領高質量發展。2008年“四萬億”涉及的“老基建”,主要是“鐵公基”領域。“新基建”聚焦的是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等科技創新領域基礎設施,以及教育、醫療等民生消費升級領域基礎設施。可以說,“新基建”既是基建,同時又是新興産業,是支撐中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引擎和未來繁榮的基石。二是注重“新基建”投資主體多元化。過去我國基建投資主要是地方政府主導,投資主體單一。而“新基建”中相當一部分項目是由市場驅動,或者說是市場與政府合力的結果。民間投資在其中的能量越來越大。三是“新基建”要防範信貸的“大水漫灌”。

    媒體提問:疫情沖擊下,很多人關注到小微企業遇到的實際困難, 4月21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也特别針對小微企業提出了新的支持政策。但随着全球疫情擴散蔓延,不少企業面臨着供應鍊和市場需求的雙重困難。是否還有更具針對性的政策或辦法能幫助這些企業擺脫困境?

    連平:這需要各個主體的共同努力。

    從政策角度來看,要關注促内需政策和一攬子宏觀調控政策,特别是要有的放矢,提高支持中小企業的力度。國務院常務會議強化對中小企業普惠性金融支持,為疫情防控、複工複産和實體經濟發展提供精準金融服務。提高對中小企業再貸款再貼現額度1萬億元,促進加強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為進出口企業融資提供便利。商務部也表示,會加強對重點貿易夥伴疫情發展的經貿形勢研判,並推動精準幫扶企業的政策落實。可以考慮出台具體扶持外貿企業的政策,比如減免稅收和發放穩崗補貼等,要讓前期出台的政策有效落地。

    從企業角度來看,要保持足夠的現金流。如在海外疫情擴散的背景下,外需可能會受到影響;在沒有訂單和資金進賬的時期,縮減開支對于外貿企業具有重要意義。對于目前庫存較多的貨物或商品,短期可以适當降低價格從而促成成交;對于目前庫存量較低的貨物或商品,價格可以暫時穩定,但應該堅持按單生産的原則。

    更重要的是,企業應在政策的支持下,節約開支,加大對生産技術改造方面的投入,提高自身的競争力。當下涉及貨物商品貿易的公司受到疫情的影響最為嚴重,尤其是食品、服鞋制造等出口企業。而服務和技術貿易企業受疫情影響相對較小,比如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對疫情的抗沖擊力較強,2020年前兩個月,在服務貿易整體出現進出口下降趨勢時,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出口同比上漲5%,占服務貿易出口總額的57.9%。這也提示企業要加速轉型,提高自身應對風險沖擊的能力。

    (來源:金融時報)

    連平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

    撰文:連平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